有人將低慾望一族的形成,歸咎於便利店。因為一間便利店,已滿足了宅男宅女的生活所需。去過日本的,都感受到便利店比香港的強大太多了。郵遞、宅配、代收、買門票、為遊戲課金、影印、櫃員機撳錢、直接借錢,莫講話生活所需,如果便利店有床位可以租出的話,應該有很多人願意長住吧。

而我最喜愛的日本便利店的,還是他提供的食物選擇。記得有一年冬天,在大阪參與電影節活動,到夜闌人靜、所有店舖都重門深鎖,而我們饑寒交迫的時候,拯救我們的就是附近的便利店,熱騰騰的一碗關東煮。我常說食物美味度,有時只是直接和肚餓度成正比的;加上一罐熱暖的咖啡,大概就是人生記憶中最美味的宵夜之一了。

很多人在人生旅途充滿疲憊的時候,把便利店當做驛站一樣,坐下休息,吃一口輕食,然後再踏上征途。一幣兩面,是低慾望還是高動力,還看人心所向,不要把社會問題都抵賴給可愛的便利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