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跟外來顧客去邊喝邊談、抑或是所屬部署的小圈子派對;日本公司的宴會很多,多而且長。這還好,潛規則多才是問題。連宴席入坐位置在內也有嚴格規定,職歷淺或是職級低的很難100%開懷暢飲。受了這文化的洗禮,燒肉比撰文多的我也半強制的練就了一身燒肉功夫。牛舌是很多日本人的最愛,多次帶客人・上司到訪新宿的『圭助』跟『清江苑』,這兩家是我其中兩家宴客皇牌,所到客人無一不滿足。大家來日本的話不妨試試她們的舌頭如何。

日本多公司是血汗工廠(ブラック企業)相信也不是什麼新聞了。有不少每天工作至尾班電車才回家的人,假日仍要出勤上班的人也大有人在。而忍受不了這種除了工作之外其他什麼也沒有生活,最後選擇尋死一途的新聞間中都能聽見。上星期聽到海外也有『What’s up奪命追魂』的新聞,嚇了一跳。任何國家的文化也有好與壞的地方,認真工作和工時的長度是兩回事;懂得珍惜自己和身邊的人、忙裡找空檔休息的『吞Pop』藝術絕對是香港人強得多。這種為公司賣身賣命的文化我就不敢恭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