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多年的「好兄弟」,一向對日本無興趣,昨天突然對我說:「我要跟你學日文。」微妙地感到異常雀躍、由心裡高興出來。如非本身有心學日語,我甚少會叫無興趣的人來學日語。不過我有時又會不停對一些人說,「學日文記得找我呀!」想想,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好意的表達」。畢竟從事日語教職大半世人,不斷反省、研究、實踐,日語教學可以說是自己人生的結論。

說回這個好兄弟,其實我經常覺得他既了解我,亦唔了解我。他對我的個性、情感瞭如指掌(我這個人也太單純),說實在覺得自己經常被誤解。因此我學會了如何面對不同想法的人,畢竟不同事上大家有各自的想法,只要保持最大尊重、習慣被誤解的同時,繼續做好兄弟。不用說「總有一天會明白的」,畢竟人與人之間的價值觀和思考方向可以沒有交會的一天。

與好兄弟細說語言學習的心得,亦預言:「我勤力的方式你未必認同」、「我有心學都好,未必會完全跟從你的方法」。兄弟是很有自己的想法,故可以預想到會有想法分歧的情況。龍馬回答說:「其實你想法和我無大相違的,只是在你想像中我的教學,可能和實際的有所不同。希望你先理解或嘗試,其實唔差太遠。」其實我們多年相處基本都是這個Pattern,也是我說感覺常被誤解的原因。未開課就有火花,不知日後會如何,但我還是雀躍期待的。未來的課堂可以說是我們人生中最近距離的交流,畢竟這個教學可是我現時為止人生的總結。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