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報導,日本有一僧人西村宏堂不但兼職化妝師,更坦率承認同性戀。與傳統佛教克己寡慾、樸素簡斂之印象可謂南轅北轍。但其實西村並非先例,早在600年前,日本已經有一位非常破格僧侶,就是一休和尚。

史實的一休跟卡通片〈一休さん〉樂天活潑的形像有很大出入。一休命途坎坷,雖生為王子,可惜王權衰落,家族蒙受政治迫害,幼年便被迫送到安國寺出家做和尚。一休天資聰敏,藝術造詣非常高,十五歲便寫了第一首漢詩,一生著作甚多,此外一休書法及水墨畫作品亦備受觸目。一休早期據說是嚴守戒律模範僧人,但一休兩位恩師先後的離世,令一休深受打擊,甚至憂傷過度試圖投湖自殺,一休逐性情大轉,自此大徹大悟,非常鄙視當時日本斂財虛偽之禪宗佛教,一休開始雲遊四海,展開其狂妄放蕩生活,無視戒條,飲酒吃肉,甚至出入煙花之地。適逢大德寺為開山大燈國師辦百年大忌,一休竟携女伴去參拜國師之墓,而且一休並沒有隨大隊進行儀式,而是與女伴躲在廂房風花雪月,對一眾僧人誦拜視若無睹,公然挑戰大德寺。晚年78歲時,與一位盲歌女相戀,猶如夫妻,形影不離,此情直至一休88歲圓寂方盡。一休雖然縱情聲色,卻非常體恤貧苦百姓,流傳了不少濟世事蹟。

一休雖為佛門中人,但行為卻貼近道家思想,《莊子.養生主》:「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一休生平正好印證了道家這兩句經典。莫為世間一切法規道德所累,不要因為名利,刑責去左右自己行事,相信自己赤子之心,依隨本性,活出真我,才是塵世中生存之道。

分享
達哥,原名林慧韡,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畢業後留學中東。現職電視台導演,作品《宅男最後的120小時》曾獲瑞士電影節Cinema TousEcrans選為Best Interactive Fiction之一,爆機兄弟直播頻道台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