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看了一本由中山七里所著的小說《嘲笑的淑女》,又一部以描寫腹黑女人為題材的推理小說。這裡所指的惡女,不是惡形惡相,拿著武器向男人追斬的那一種;而是有著完美外表,卻拿來迷惑人心,帶領無辜的人走入地府之路的紅顏禍水。

東野圭吾前作《白夜行》描寫的惡女唐澤雪穗,和《嘲笑的淑女》中的蒲生美智留,有很多共通之處:二人幼年都曾受性侵犯,形成人格的扭曲;二人都貌若天仙,又口齒伶俐,擅於經營生意;二人都把利用悲慘過去換同情,化為控制別的工具等等。

在日本的文藝創作世界,也有出現玩弄心理的「惡男」,譬如浦澤直樹《MONSTER》中的約翰,但都遠不及「惡女」出現得頻密及引人入勝。儘管如蛇蠍一樣惡毒,把人當作昆蟲一般玩弄,惡女永遠更令讀者著迷,大概源自男人眼中對女性的模糊態度,一方面希望控制如阿信、大和撫子一樣賢良淑德的女人,另一方面又想渴望被聰慧又性感的魔性之女所勾引,讀者大概就是樂於在此類推理故事中,尋求自虐的樂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