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改變計劃,想說說兩件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好一壞。

還記得我早前撰文稱讚日本的的士司機嗎?話說某夜跟同事們喝到夜深,在沒電車的情況下回去,結果仍是麻煩的士接送。可能是喝多了不是很清醒,付錢下車後邊走邊彷彿聽到呼喚;心想不是幻覺便是見鬼了,膽大回頭一看,原來剛剛的司機一邊跑來一邊「お客さん、お客さん」的叫著。原來我付大鈔時不小心多夾了一張,司機給收據我時沒即時發現,在我走了約數十米後親手交回。是件大好事。

跟上面好事讓我感受到人性的光輝、進一步加深人與人的信任不同,另一件是個不怎麼愉快的經歷。「你是不是認識很多香港的傳媒同行朋友?」某家常到的酒場老闆問我。我大惑不解,先反問他問的原因。他借電話我看,一篇夾雜著憤恨跟責備的Facebook發文,內容大意是說有香港遊客做了些不太文明的行為,破壞了店家的文化。

「我聽過這個名字,但是他應該不算是傳媒,是個寫Blog的名人。聽說他是香港中第二有才華的。」我沒有直接跟那人交流過,只能說自己知道的事實。可能分類算是網絡作家吧?

「他怎麼可以這樣亂搞?我以為你們香港人不同中國來爆買的那些。」很想告訴他兩者的分別,但除了語言的部分外,似乎沒有甚麼別的可以說。大將不等我回答,自個兒接下去。「我想起大地震時韓流的咀臉。」311時,很多外國人因擔心而跑掉,很多在這邊吃香的韓流明星極速消失;舊同學中有不少也是第一時間和日本說再見,在風平浪靜後又厚臉皮回來賺日本人的錢。大將的店兩位兼職也是,一韓一港,黃金週跑回日本想討回工作。大將乃性情中人,不願再用拋棄自己國家的人。

很多來日努力建立人際關係、希望可以融入,卻因為跟一眾「達人」出身相同而慘受連坐之苦。兩、三年前我會說「很多日本人不會特別分辨遊客是來自中國香港新加坡甚麼的」,最近都改口說「很多日本人內心知道有不同的地方,但被事實背叛太多次,沒勇氣再去相信。」

Facebook風波事件主角賞酒出事,可能換些他比較擅長的比較好。離去前半開玩笑問大將有沒有「鑑冰水」的專門店存在。平常的話我說多冷的玩笑,老闆也會附和或吐糟一下,談笑風生。

但這晚他笑不出來。應該算是件壞事。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