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開始沒多久,就大膽的跟總編輯提議:『飲食、旅行,外頭太多媒體、專欄作家都在寫。既然任由過多同類型文章讓讀者麻木,倒不如我以留日工作之身,寫多點較真實的日本生活/職場文化好不好?』沒有質疑,爽快的收到了來自總編輯的『ok』,造就了『人在江戶』的進化。

跟香港及台灣等華人文化圈不同,日本人的詞語裡頭也有『旧暦(きゅうれき)』這回事,但是既沒有長假期可休息、也不會去特別慶祝。就像我們香港人不會對西洋的感恩節有太大感觸一樣,農曆新年就只跟平日沒有什麼不同;嘛,可能大街上來旅行的華人感覺多了,但就只如此。相反的,1月1日的新年日本倒是忙得不可開交。

新年會。意義上就像春茗的這一頓飯,視企業規模跟習慣不同,作法也會有所分別。這些年頭有幸參與很多不同公司的新年會,有自己效力過的,也有是被客戶邀請的。先說說大企業,通常會選擇豪華宴會廳、大酒店會堂來舉行;開始時的社長/代表那番『今年過得如何、明年怎樣怎樣』的雄圖偉略,以及最後為晚會作結的全體拍手差不多必定會出現。近年較流行只拍一下的『一丁締め(いっちょうじめ)』,過去較氣勢礡薄的那種123、123、123、1的拍手作結變得少了,有點可惜。

至於中小型企業可能會包場一些小餐廳來舉行新年會,或者到高級的料亭,讓辛苦了一年的大家吃頓好的。但新年會不是只有公司會舉行,像是學生的班會、很多團體也會以這一頓新年飯『開年』。因此不想在找好地方一事上花時間的,直接來個社內派對的公司也為數不少。相比起大型企業的歡迎會,可能節目較少;但相對的大家的距離會近得多,對在大場面會顯得不自在的人們來說,反而較能盡情享受也說不定。

不論普通的宴會抑或是新年會這種重要節目,都可以發現年青一輩的日本人對於啤酒顯得更抗拒;這也是早前專欄中曾提到過的問題,尤其是大學/專門學校畢業的一群就更見明顯。當老一輩還在討論愛喝Asahi還是Ebisu時,那邊廂的20多歲的年輕男女已經對店員嚷出梅酒、Highball之類的名字來。每年參加各家企業新年會看人生百態,是我除了寫年賀狀之外第二忙碌的新年活動。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