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季日劇有不少以探討日本女性社會地位為主題,到底日本在2015年的今天,女性社會地位是否一如劇集中所透露般不平等?

《問題餐廳》的最大問題

日劇《問題餐廳》劇情催淚,而那些觸動人心的劇情全都跟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有關;在公司不受重用、被看低一線、被調戲非禮;從職場走到情場,她們也不好過,被男性物化玩弄、詐騙感情、婚姻後丈夫對家務諸事不管、推託照顧兒子和長者的責任,將家庭重擔完全擺放在妻子身上……看罷《問題餐廳》,你會發現有問題的並非是一眾女角們,而是日本社會對女性的價值觀。現實中這種職場上的男尊女卑也顯而易見,日本女性就業率、擔任管理職位比重在整個亞太地區中都是包尾的(註一)。

問題餐廳

婚姻不平等、女人撒嬌最好命

另一部日劇《殘念丈夫》主要針對女性婚後擔任家政婦的描寫,劇中丈夫玉木宏只知在外工作賺錢養家,卻從來沒有想過「用心」照顧妻兒和家庭。兩性不平等的情況,日本在全球國家中是數一數二(註二),男主外女主內的概念由此至終都是根深柢固。而《約會戀愛是什麼呢》裡的杏是一個甚麼都講求理性至上的「理工女」,其實都是現實社會的一種反調,因為日本普遍認為女性應該感性、對男性千依百順,彷彿人生就是要以討男性歡心為目的,名副其實「女人撒嬌最好命」。


日本女性「被安排好的道路」

劇集需要誇張極端,甚至譁眾取寵,但一齣好的劇集必須建基於社會某個面貌的真實點,以上說的均可以看作為日本社會問題的縮影。總結上述日劇描述的情況,日本女性一般所遇到的「被安排好的道路」是:大學畢業後,尋找工作依然困難、不能在職場上發揮個人所長、在職場流連幾年後,結婚走入家庭生活,因為家庭重擔可能無法維繫婚姻生活,屆時重投社會工作難上加難,只能尋找低薪工作或打散工。


庶務二課

後記:強勢女角成社會文宣

事實上,還有不少日劇中的女角是在社會上已強勢的姿態出現,《庶務二課》中盛氣凌人的女職人、《半澤直樹》裡陪伴丈夫復仇成功的妻子小花、或是工作能力超強的《派遣女王》大前春子,雖然現實中未如劇中女角般強勢,社會風俘和道德規範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但總能起到文宣作用,為人帶來一絲鼓勵和勇氣。

—-
註一:萬事達卡去年發布的對韓國、日本、菲律賓等13個亞太國家和地區的男性和女性社會經濟地位的女性成就指數,以女性就業率,擔任管理職位比重、高等教育比率,收入水平等四個指標綜合評價得出的結果,結果日本女性的成就指數在13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在最後一位。
註二:自2006年起,世界經濟論壇每年都會發布全球兩性平等的國家排名。在這份非常有權威性的排名中,日本的表現每況愈下,從2006年的80名(110個國家)一直降到2014的105 名(135個國家)。
註三:正因為全知賢的角色在社會上根本不存在,說出了女性的訴求慾望,電影才如斯受歡迎。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