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虛擬女友

為何虛擬女友受歡迎,這個問題問一般人,可能都會像條件式反射地回應:「宅男溝唔到女賣惟有搵人工智能做精神寄托囉~」事實是否不過如此?嘗試了解虛擬女友的來龍去脈,可能會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一切從繭居開始

日本社會從90年代開始出現繭居族,他們認為在社會上沒有生存空間,在主觀與客觀上自覺成為被遺棄的一群,因此便選擇留在自己的房屋,終日不出門。90年代互聯網的誕生,更是讓他們有了終日留在房間的最佳消磨玩意。他們有了一個向外接觸的平臺,吸收不同資訊,玩電腦遊戲,也可以在社交平臺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而那種朋友,並不需要見面,是一種相對過往見面談天有所不同的一種虛擬關係。


自我保障下建立關係

在網絡世界中要造假非常容易,是以網民基於自我保障,對網路社交關係有一條警界線(註一),但在這種「保護自己免受傷害」心態下,網絡用家反而更容易建立虛擬關係。90 年代的電腦遊戲以及家用遊戲發展蓬勃,有遊戲廠商看準了這些互聯網用家對「交際」的需求,製作了世界上第一款戀愛遊戲《心跳回憶》,後來類似的遊戲統稱為「Gal Game」(ギャルゲー)。而戀愛總會涉及性愛,有色情成份的 Gal Game 就是較為人熟知的「H-Game」,這些 GAL-Game 與 H-Game 的女主角們正是虛擬女友的始祖。

從《同級生》到《下級生》一直走到 2014 年的今天,虛擬女友的俘虜一直有增無減。

本地亦曾有以日本 H-Game 為主題的刊物發行。

虛擬女友名人:偽春菜

要說虛擬女友,不得不提「偽春菜」(註二)。這是日本發明的互動小程式,主要有小鬧鐘等提醒功能,後來卻發展成一套聊天程式。程式由三部分組成:核心程式、人格和外殼。「核心」就是程式本身,「人格」是各種不同的角色性格設定,「外殼」就是外觀外形。

「偽春菜」可經使用者 customize 而有獨立人格,「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虛擬女友」便應運而生。

虛擬女友作品

《CHOBITS》男主角撿到的人型電腦,若她找到了「只屬於我的人」,所有的人形電腦將會擁有「情緒」和「愛」的能力。
《電影少女》
從電視機走出來的女孩們如何解決男主角們的愛情煩惱。

實時化全天候陪伴

而將這種虛擬女友發揚光大的,是在2009年於NDS推出的一款遊戲《LOVE PLUS》。遊戲最成功之處是將過往的虛擬女友提升至一種實時陪伴的階段。遊戲以實時進行,換而之你早上起身,她會跟妳說早晨,下午大家各自上班互相鼓勵,到了晚上可以來個約會晚餐,到了深夜,她睡了,叫醒她聊天也是可以的。熱中於《LOVEPLUS》的玩家甚至會出現「LOVEPLUS症候群」:經常對DS回話、以臉部挨近NDS螢幕、不自覺地很在意時間、擔心NDS沒電,甚者在公開場所和NDS放聲對話等。遊戲在日本非常受歡迎,賣出超過十萬套,位列GAL GAME總銷量十大。這種虛擬的情侶關係,透過實時系統大大增加了真實感。

當年更有玩家與 NDS(嚴格地說是和 LOVEPLUS 的角色寧寧)結婚,成為一時熱話。
部份玩家甚至出現「LOVEPLUS 症候群」,如經常對 NDS 說話、以臉部挨近NDS螢幕、擔心 NDS 沒電等。

實境眼鏡近距離接觸

科技不斷進步,Sony推出一個配合PS4的配合虛擬實境眼鏡」Morphus」,曾開發著名遊戲《鐵拳》的製作團隊Tekken Team製作最近公開推出一款名為《夏日課堂》(SUMMER LESSON)的對應遊戲,遊戲中你將會跟這名虛擬女友共處一室,你除了要起身坐低、蹲下幫她拾東西外,跟可以以「任何角度」跟她聊天,整天「宅」在一起,玩家可以近距離與她「接觸」,將虛擬女友的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

PS4虛擬實境眼鏡Morphus

由虛擬走到現實

為了更進一步強化虛擬女友的功能現在甚至有開發商加入更大程度的真實。虛擬女友不止是數據,更會找來真人模彷。這種真人扮演的虛擬女友發展到極致,會出現甚麼情況呢?虛擬女友的風潮不止於日本流行,最近連我們祖國也開始盛行了。在內地最受歡迎的淘寶網中,最近盛行了「我的虛擬女友」的購物選單。就連香港也出現了這類型虛擬女友服務,除了在電話上Whatsapp,更會出來約會、行街睇戲拖手甚至攬腰,從虛擬走到現實,可說是等同援交或出租女友。

《手機虛擬情人》就有真人 model(雖然實際係程式運作),至於個 model 本身就各花入各眼啦。

我亦曾在本專欄撰寫和「出租女友」有關的文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找看。

後記

回歸文首,尋找虛擬女友的都是社交障礙的宅男嗎?賣萌、撒嬌、性感、體貼、千依百順……這些只存在於動漫、在現實中並不存在(大概)的女性對象,忽然有一天跳出來遊戲平臺跟你二十四小時互動,你一句我一句讓你悸然心動。不管你是情竇初開的少年還是已婚的中年男士,所有人都希冀像初戀一樣的熾熱纏綿,那一份「心跳回憶」,當發現原來可以用錢買到、用電腦程式虛擬到的時候,又怎能不直觀自己情感而拒絕樂在其中?我們都不要太高估自己對的理性和判斷能耐。愛情,從來是盲目的。

---------——————————–
註一:沒有一竹桿打一船人的打算,只是在網絡世界的使用者中,大家普遍心態確是如此。
註二:好一個「偽」字,擺明車馬,可圈可點。
註三:BBC」This World」節目主持人Anita Rani在一篇「國際縱橫:日本男人享受虛擬女友性福」中掀及,隨著草食男愈來愈多,日本的出生率從現在開始到2060年,日本人口將縮減三分之一。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