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聖誕發生了一宗悲劇,一位剛在日本頂尖學府東京大學畢業少女高橋茉莉,前途看似光明,投身職場僅9個月,因受上司們經常辱罵及瘋狂加班,於公司宿社了結生命。

此案引起當地社會極大關注,據政府調查高橋茉莉上班紀錄,其死前一個月加班了超過100小時之多!她亦曾於社交媒體透露上司們多次人生謾罵:「妳一點女人味也沒有」、「即使你加班20小時對公司也是多餘」等,政府終裁定高橋茉莉死因為心理承受不了工作量激增所產生精神障礙過勞自殺,屬「過勞死」。

過勞死一詞源於日本,顧名思義就是工作過量,積勞成疾死。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爆破,很多公司為渡過難關,要求員工加班以省開支,結果不少青壯員工毫無先兆猝死,媒體以過勞死報導此類事件,日本勞動省開始正式統計過勞死案件,過勞死一詞開始廣泛流傳。所謂過勞不僅限於肉體,精神也會過勞。日本打工仔儘管加班完畢,也不能馬上回家休息,因老闆上司會強邀他們陪酒至深宵,低下打工仔那敢推卻,立即乖乖低頭斟酒點菜,期間還得充當小丑炒熱氣氛逗上級高興,即使肉體下班了,精神仍無法休息放鬆,長久下去,自然逼得自殺。

工作環境如此嚴峻,何不轉工或辭職?這是日本根深柢固職場文化,絕多數公司也是依這模式運行,轉工也沒有用。而日本企業眼中轉工者只有兩種可能:對公司不忠或能力不濟,只要一辭職就會蒙上人生失敗標籤,可見辭職對他們來講是比自殺更難之選擇,故只好勉強自己繼續工作。

日本以外,過勞問題在東亞國家非常普遍,西方國家卻甚少發生,一來西方勞工法例較完善,二來西方人講究生活,他們不願刻薄自己,堅持準時收工,假期放足,面對公司無理要求,要麼立即辭職,要麼聯同工會罷工反抗。反觀亞洲地區,有些員工連病假也不敢請,至身體無法負荷,病入膏肓才願辭職休養,身體稍恢復又急忙就職,像奴隸般一直勞役,莫講休憩玩樂,連陪伴親友共餐時間也沒有,生命火花被搾乾殆盡,豈能不死?

分享
前一篇文章不耐煩
下一篇文章鍾意喺日本住定喺香港住?
達哥,原名林慧韡,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畢業後留學中東。現職電視台導演,作品《宅男最後的120小時》曾獲瑞士電影節Cinema TousEcrans選為Best Interactive Fiction之一,爆機兄弟直播頻道台柱。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