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野心征服世界ONE OK ROCK

不論閣下有否留意日本搖滾音樂,大概都會聽聞過ONE OK ROCK(以下略稱OOR)的名字。也難怪,OOR絕對是日本近年最火速冒起的搖滾樂隊,從indies走到主流、從live house走上巨蛋、再從日本走到海外。迎來主流出道第十一個年頭,樂團挾著專輯『Ambitions』展開全新一輪世界巡迴演唱,在踏遍全球數十城市後重臨香港作第3度演出,向本港樂迷呈現OOR進出世界的雄心狀志。新一代日本搖滾班霸的野心,依然不休止。

(G)Go!Japan
(Tm)Tomoya 鼓手
(R)Ryota 低音結他手
(Ta)Taka 主音
(To)Toru 團長 / 結他手

野心之壹新碟向世界出發

G:作為是次演唱會的點題作,可否介紹一下『Ambitions』是張怎樣的專輯?

Ta:這是一張我們在巡迴歐洲、美國、亞洲各地演出後,把感受到的一切,以接近一手包辦所有製作的形式,成員們花了3個月時間在美國當地以「合宿(集訓)」形式進行錄音的一張專輯。我們一直都有把「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等正面訊息放到大碟的歌曲內,而在這之上,這次收錄的歌曲更圍繞著「合唱」、「野心」、「希望」三大主題,像大碟製作過程中曾招待過約50名粉絲到錄音室為數首歌曲錄音,將他們的聲音也收錄到專輯內。尤其「We are」便是特地獻給各地年青人的一首歌,透過合唱來傳達希望,算是當中最能突出主題的一首歌。

G:『Ambitions』同時亦是樂團第二張有發行國際版的大碟。英語樂曲增多了,成員們其實是較喜歡演唱日文還是英文樂曲呢?

Tm:我兩者都喜歡呢。不過英、日歌詞在配合旋律方面會有不一樣的地方,在調節這方面便會全盤交給我們的主音來負責。

To:以旋律來說的話,英文歌詞能更自然地融入樂曲中,日文歌詞的話則會受「日式旋律」所限,也是我們以前製作歌曲的風格,現在則是以創作能配搭英文歌詞的旋律為多,成了現時的OOR。

R:雖然我也是兩者都喜歡,但畢竟英文歌詞會不時有聽不明白的部分,還是日文歌詞最能直接傳入心坎,所以會覺得日文版比較有共鳴呢。

G:隨著更頻繁到海外演出,樂隊果然還是有刻意地增添國際元素在樂曲內嗎?Ta:作為主音,演唱英語是令我獲益良多的。日語跟英語的演唱方式實際上完全不一樣,所以在提升自己及樂隊實力上是個挑戰。同時做好英文發音也會令自己很有滿足感,所以今後也仍然會以不斷挑戰英文歌作為自己的一大目標。

外表冷酷的Toru是團內的「被欺負擔當」,不時成為其他團員的開玩笑對象,搞笑得來又流露出無間團隊精神。
當OOR唱至「Whenever you are」時,樂迷紛紛高舉手機,打造出一遍夢幻燈海。

野心之貳全球演唱會版圖

G:提到ONE OK ROCK,就不得不提現場演出。在籌備是次世界演唱會的時候,又是以甚麼樣的心情準備的呢?

Ta:想到在外地舉行一場演出後,大概又要再等一、兩年才能再與當地觀眾見面。為求大家都能盡興而歸,我們每一場次都是用盡全力去做的。

G:在跑遍全球各大城市進行巡迴演出的期間,成員之間有發生甚麼趣事嗎?

R:Toru其實是非常討厭坐飛機的,所以這看到他害怕的樣子是一件樂事。他外表雖然長得很cool,坐飛機時的舉動卻像個BB(笑)。

Ta&Tm:還會流得全身大汗(笑)。

To:每次都有如身在戰場(笑)。這是因為有一次在從台灣回程的時候,剛好遇上颱風,機身搖得很厲害,從那時開始乘飛機就變成心理陰影了……

G:原來如此(笑)。那麼相隔兩年再度來港,香港粉絲給你們的印象是?

Ta:感覺上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參加搖滾樂隊的現場演出。看台灣跟香港觀眾的反應,會讓我們有一種「啊,大家平常都有在接觸搖滾樂」的感覺呢。作為表演者,是一種很大的鼓舞。

G:除了香港之外,這次到訪亞洲各地後,又有發現各地歌迷有何不同嗎?

Ta:像菲律賓的觀眾叫喊聲很震耳、台灣也很情緒高漲、上海卻意外地很文靜,即使同處亞洲卻有這麼大的差別,很高興可以看到這種國與國之間的分別呢。


野心之仨平等看待全球歌迷

G:全球巡迴告一段落後,還有日本國內4大巨蛋巡演緊接而來。想要把巨蛋巡迴打造成怎樣的演出?

Ta:我們視之為一場「祭典」。如其說是「OOR在巨蛋舞台演出」,更像是粉絲之間慶祝OOR可以登上如此大舞台的一個場合,反倒是我們向粉絲表達感激的一個空間。對我們來說,把舞台移師到巨蛋,就等同於讓喜歡ONE OK ROCK的粉絲聚首一堂,舉行一場很重要的歌迷聚會吧。

G:在海外演出的時間增多了,今後會如何在日本跟海外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Ta:畢竟海外也有很多人在期待我們演出。即使是文化、語言各異的亞洲,也有來自不同國家的歌迷,國藉不一的人都在聽ONE OK ROCK、參加ONE OK ROCK的演出,單是這點就非常不可思議了。人生甚少能體會到這種經歷,所以我們都期望能做自己所想。OOR終歸是源自日本,所以基本上我們還是會以日本作為盤石,不過同時也會把各國歌迷一視同仁。

Q:最後,樂隊跟成員今後還有甚麼目標是想要達成的呢?Ta:樂團組成已十數年,但真正能衝出海外舉行演唱會的,是這4、5年的事。因此今後,還是會先把日本累積到的一切先帶給海外觀眾欣賞為主要目標吧。

Taka坦言OOR表面上看似發展順利,其實實際上這十數年間過得並不容易,是直至最近才有種被大眾認同的感覺。
演唱會當晚全場座無虛席,尾聲時OOR更與萬名粉絲大合照留念。

演唱會相片由@julenphoto提供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