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晚將至,每逢佳節倍思親,沒有甚麼比起跟親友聚首一堂食團年飯,開懷暢談過去往事及未來展望更值得欣慰。日本人也會吃團年飯,但拙者認為日本人尚有一個習俗更能將「團年」精髓昇華,就是搗餅(餅搗き)。

搗餅起源自日本人傳統每逢節慶祭祀之時,都喜愛將糯米製成鏡餅用以供奉神明,及後發展成日本人歲末家家戶戶必做習俗,每逢新年就會一家大小一起搗餅。

傳統搗餅工序頗為繁複,有很多事前功夫需要預備,除了要把餅的原材料糯米放進水裡浸泡一段長時間、徹底洗淨外,也要尋找適當器具,一般傳統使用木製大臼及杵,臼杵亦要事先浸泡濡濕以增加韌性,因為木製臼杵於乾燥狀態下耐不住猛烈打擊而爆裂。萬事俱備,搗餅正式開始。首先,將已洗淨的糯米瀝乾水份,放進蒸籠煮熟,糯米熟透後放進木臼,接下來工序就非常講求多人合作了,一個人負責拿起沉重木杵搗糯米,將糯米打至黏稠狀,另一人則要看準空檔,將臼上糯米翻身推揉,並且加水,以防糯米黏在臼上。過程當中非常講究節拍默契,稍作不慎,就會把千鈞重木杵大力轟在拍檔上,樂極生悲。日本搗餅大師會一邊搗打糯米,一邊有節奏地呼喊,讓拍檔得悉時機,平均速度每秒鐘三組。拿木杵的人打累了就傳給親友繼續,輪流負責,齊心協力發揮團年精神,直至糯米搗至美味口感後,就分甘同味。

搗餅習俗為親友們提供了一個共同目標,大家透過一同揮發汗水,團結合作,製作出美味食物,使大家的情誼在過程中不知不覺間更加深厚。但伴隨社會發展,日本人也越來越少搗餅了,現在大多演變為幼稚園課堂活動,或商店師傅宣傳表演,家庭則改用冷冰冰機器製作,就像我們拜年時,親友們圍坐一爐各自低頭玩手機一樣,情誼慢慢被科技無奈地逐漸取替,令人婉惜。

 

分享
前一篇文章柔道精神
下一篇文章《日本電影獎》
達哥,原名林慧韡,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畢業後留學中東。現職電視台導演,作品《宅男最後的120小時》曾獲瑞士電影節Cinema TousEcrans選為Best Interactive Fiction之一,爆機兄弟直播頻道台柱。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