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應該是日本流化相當出色的一年,以電影為例,今年比去年有更多日本電影在香港上映,雖然除了〈你的名字〉之外,其餘的票房也是不過不失,但各有口碑,不論是大型商業片〈真.哥斯拉〉、〈死亡筆記:照亮新世紀〉,還是小品之作〈當這地球沒有貓〉、〈比海還深〉、〈深夜食堂〉,成功吸納不同品味取向的香港觀眾。當中我最喜愛的是改編湊佳苗小說,三島有紀子導演的〈少女〉:兩個不諳世情的少女自我沉溺,追尋生存意義不成反熱愛死亡。一個暑假,兩段經歷,當死亡真實而殘忍地在眼前出現的時候,反而令她們更愛惜人生。

電視方面,編劇野木亞紀子的作品〈重版出來〉令人拍案和動容,雖然格局沒有偏離日劇的格式,但故事涉及日本人引以為傲但日漸衰落的漫畫出版行業,此時此刻,具有現實意義。和最近〈校閱女孩〉一樣,是一種文化傳承教育,雖然未知能否力挽狂瀾,卻總比起結業才去打卡的香港人好一點。

歌曲方面,本來我並不太留意現在的日本流行樂壇,但是欅坂46的「サイレントマジョリティー(沉默的多數)」深得我心,因為歌詞十分切合當下,特別是東亞地區的青少年。「被虛榮和自尊的枷鎖扣住,將那些無聊的大人們拋在一邊吧。」時代變了,我們都向前寄望,擁抱屬於自己世代的夢想吧。

分享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美術館巡禮

留下回應

輸入你的評論
輸入你的名字